政务网点

> 新闻 > 国内 >

重庆14岁产女"童养媳":我需要的是一句道歉

2017-02-26 10:30
京华网  作者:JY010

  (原标题:封面独家|对话重庆14岁产女的“童养媳”马泮艳:我需要的是一句道歉)

  2016年5月19日,广东,马泮艳在出租屋内做饭。

  2015年5月24日,重庆,马泮艳的女儿(当年14岁)开始承担大量的家务。

  今年29岁的马泮艳常常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割裂的。在她微博实名认证的身份一栏,她将自己表述为“重庆巫山童养媳事件当事人马泮艳”。

  “童养媳”的自称并非玩笑,9岁失去双亲,她住在了伯父马正松家,13岁她被送到同镇陈学生家抚养,在14岁和19岁,她分别产下一女一子。

  2016年5月底,马泮艳的遭遇被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去年6月,经过当地法院调解,马泮艳终于结束了噩梦般的婚姻。但尘埃仍未落定,她开始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他们几乎毁了我的人生,难倒不应该说一句道歉吗?”电话那头,马泮艳语调坚定,“我本来是个懦弱的人,但多年来经历的事让我变得坚强,我的事情当地政府必须有个说法。”

  2月24日,中共巫山县委宣传部在由其主管的网站巫山网上发布了《巫山县政府新闻发言人就马泮艳相关情况答记者问》(下文简称《情况说明》),其中提到,不能认定马泮艳被拐卖和被强奸。

  “28岁前我是(盲山)电影里面的主角,只是结局更悲惨。28岁之后我将是(我不是潘金莲)电影里面的李雪莲。但是我会重新开始结婚生子,同时进行维权,抗争到底。官司输赢不在乎。我将追究到我老死的那一天。”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马泮艳如是写道。

  大山里的“童养媳”

  3000元“代养金”

  寄养在伯父家的她被转手

  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金花村,马泮艳的家。在巫山当地人看来,那是个偏僻的村庄,需要从巫山县城先坐船后搭车,再走半个小时才能到。

  在马泮艳的记忆中,1997年,母亲精神病发作,将父亲打死,因病被免于刑事处罚后离家出走。时年9岁的马泮艳及其姐马泮珍、妹马泮辉生活无法保障,由伯父马正松代养。

  “在伯父家我过得并不轻松。”马泮艳告诉记者,在大伯家接近4年的时间里,她要上山砍柴、割猪草、喂猪,“就是正劳力一样了,没有吃白饭。”

  2001年年初,12岁的马泮艳被伯父送往双龙镇乌龙村陈学生家生活。

  “我不愿意去,但他们没有再问我的意见,直接把我送过去了。”马泮艳回忆道。对于这一段经历,在官方发布的《情况说明》表述如下,“因马正松实在无力代养,在亲属的建议下将马泮艳送往双龙镇乌龙村陈学生家生活。在当地村干部的见证下双方协议约定,陈家给马正松3000元‘代养费’,给马泮艳1000元‘恋爱金’,马泮艳在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前由陈家代养,达到结婚年龄后与陈学生结婚。”

  就这样,什么都不懂的马泮艳稀里糊涂中,成为另一个29岁男人的“新娘”。

  回忆并不美好,2001年春节后,陈家人带着马泮艳到福建打工。期间,陈学生强行和马泮艳发生了性关系。在福建,年幼的马泮艳找不到工作,呆了3个月,就被陈家人送回老家巫山县双龙镇。

  马泮艳说,回到镇上后,她偷偷跑到二姑家,由二姑陪她去报警。彼时,双龙镇派出所民警带马泮艳到医院检查,证实处女膜破裂。伯父马正松告诉警察,侄女已经嫁给陈学生,警察将其归于家庭纠纷,没有再管。

  14岁的妈妈

  到第5个月才知道怀孕了

  2002年,年仅14岁的马泮艳生下了第一个女儿,2007年,19的她又产下一男孩。

  “那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也没有人告诉过我。”突然开始喜欢吃酸萝卜,会猫在陈家厨房偷喝酸水,1米5出头,瘦的豆丁一样的姑娘,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突然有天,邻居开玩笑说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才知道肚子里有了个娃娃。”

  没有去过一次医院,躺在床上痛了三天三夜,甚至还喝下了一碗符水,2002年10月,马泮艳成为了一名母亲。

  谈及一双儿女,马泮艳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太大的感觉,真的,年纪太小太害怕,完全没有做母亲的感觉。”

  事实上,在马泮艳的描述中,逃走、抓回、毒打,这几乎贯穿了她的整个成长岁月。

  “第一次逃跑是在14岁,发现后被毒打了一顿。”马泮艳语气苦涩,从那之后,她的活动范围被限定在陈家房子的100米以内,即使是上厕所,也会有人跟着。为了“管教”马泮艳,陈学生在床头放了一根半米长、一拳粗的木棍,常常无缘无故就是一段殴打。

  离奇的是,即使没有办理过任何手续,签署过任何文件,马泮艳也于2008年“被结婚”,在民政部门的系统中,有了她和陈学生的婚姻登记记录。“可能是当时为了给孩子上户口,陈学生托关系办好的。”

  2016年5月4日,马泮艳到双龙派出所报案,控告陈学生在自己未成年时强行发生性关系,强奸幼女;大伯马正松、姑父罗元道拐卖幼女;双龙派出所与办结婚证的工作人员渎职。

  2016年6月,马泮艳与陈学生经法院调解离婚,马泮艳与陈学生所生儿女由陈学生抚养。

  “可是我总觉得还没有结束,要不到一个说法,我完全做不到重新开始。”马泮艳想要的说法,是承认她伯父马正松对她的遗弃和拐卖,还有法律上的“前夫”陈学生对她强奸的事实,“我想要的,是这些伤害过我的人对我的一句道歉。”

  记者了解到,目前,陈学生在福建打工,记者打通他的电话后,他以打错了为由匆匆挂断,马正松则拒绝作出回应。

  对话

  伯父马正松的亲属:

  “无奈之举,现在没什么好沟通的”

  记者了解到,目前,陈学生在福建打工,记者打通他的电话之后,他以打错了为由匆匆挂断,而马泮艳的伯父马正松的电话,则由其亲属接听。

  记者:马泮艳所反应的情况都是属实的吗?

  马正松亲属:具体的情况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政府部门那里都有,你们可以去问他们。

  记者:马泮艳住在伯父家时,生活情况怎样?

  马正松亲属:当时农村很穷,(马正松)那时候也差不多50多岁了,靠着他一个人种田养活一大家子人,生活肯定艰难。农村的孩子,做点农活什么的,也是很普遍的。

  记者:这里的“普遍”,也包括把孩子代养在别人家里?

  马正松亲属:这边只能说没有义务责任去抚养她,但那么艰难的情况下,还养了她3、4年,确实是养不活了,才代养在别人家。

  记者:马泮艳也说了,希望得到你们的一句道歉,你们会道歉吗?

  马正松亲属:没有什么想去沟通的,马正松现在快70岁了,这几年为了这件事伤透了心,身体也很差了。

  官方回应:

  无法证明遭强奸

  2月24日,中共巫山县委宣传部在由其主管的网站巫山网上发布了《巫山县政府新闻发言人就马泮艳相关情况答记者问》(下文简称《情况说明》),其中提到,在获悉马泮艳的不幸经历后,巫山县委县政府责成县纪委、县政法委、县检察院、县公安局、县民政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对马泮艳反映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

  2月25日,记者联系上巫山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就马泮艳的情况,均以已发布的情况说明为准,暂时不做其他回应,下一步的工作在其中均有所涉及。

  记者翻阅《情况说明》,其中提到,由于时间跨度长、涉事人员多,人证和物证缺失,调查取证难度较大。本着依法依规、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相关部门先后前往双龙镇乌龙村、金花村等涉事人员居住地和广州、深圳、福建晋江等涉事人员工作地开展调查。

  焦点一:

  马泮艳伯父马正松

  不涉嫌拐卖妇女儿童和遗弃罪

  《情况说明》提到,经公安机关调查,1997年马泮艳由其伯父马正松代养时,马正松家庭也特别贫困,作为全家唯一的劳动力,需供养自己的母亲、患有精神病的妻子、自家的两个孩子和马泮艳三姐妹共8口人。

  2001年,马泮艳的姑父罗元道见马正松家庭确实困难,在征得时年13岁的马泮艳同意后,于当年2月10日,和马正松、马正英(马泮艳姑妈)等人一起,将马泮艳送往陈学生家。

  马正松主观上未以牟利为目的,客观上没有出卖行为,不能认定马正松涉嫌拐卖妇女儿童。同时,马正松对马泮艳姐妹无法定抚养义务,不符合遗弃罪的犯罪主体,不涉嫌遗弃罪。

  焦点二

  陈学生及其弟弟陈学龙

  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涉嫌强奸罪

  马泮艳称被陈学生强奸,自己当时是未成年人,且违背本人意愿。针对此,《情况说明》提到,公安民警专程于2016年5月前往福建实地调查,走访相关当事人,并将陈学生带回巫山协助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2001年2月,陈学生、马泮艳、罗燕(马泮艳表姐)和同村村民等结伴前往福建晋江务工。在福建期间,陈学生、马泮艳、罗燕、董泽文在同一房间居住,罗燕、董泽文表示没看到过陈学生与马泮艳发生性行为,陈学生也表示马泮艳未满14岁之前没与其发生过性行为。由于时间久远,已无法提取到相关物证和生物检材。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陈学生涉嫌强奸罪。

  依据法律规定,与未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不论女方是否同意,均构成强奸罪。经调查确认,马泮艳女儿在2002年10月26日(农历9月21日)出生。根据医学专家意见,马泮艳第一次产女的受孕时间在2002年1月至3月期间。马泮艳户籍资料显示,2002年1月24日满14周岁。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陈学生在马泮艳未满14岁时与其发生过性关系。因此,也不能证明陈学生涉嫌强奸罪。

  马泮艳称曾多次被陈学生弟弟陈学龙强奸,不知其儿子的生父是谁。经公安机关调查,陈学龙否认与马泮艳发生过性关系。经DNA鉴定,马泮艳的子女DNA均与马泮艳和陈学生符合双亲遗传关系。现有证据无法认定陈学龙强奸过马泮艳。

  此外,民警调查走访了陈学生家周边住户和村干部14人,均反映马泮艳在陈学生家生活期间行动自由,能到邻居家串门,能独自去商店买东西,在家还不用做农活。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马泮艳被非法拘禁。

  焦点三

  违规办理结婚登记的工作人员

  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对于马泮艳的“被结婚”,《情况说明》提到,经巫山县纪委、县民政局调查,2007年10月,陈学生与马泮艳到双龙镇民政办办理结婚登记,民政办工作人员刘忠辉在进行资格审查时,发现马泮艳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

  在《情况说明》中,为马泮艳办理婚姻登记的刘忠辉称,当时陈学生、马泮艳提出急于外出务工,子女急于上户口上学,刘忠辉便同意将二人的结婚登记申请资料留在民政办,待马泮艳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后再办理结婚登记。

  2008年1月25日,刘忠辉在马泮艳、陈学生没有在场、没有签字、未提供有效身份证件的情况下,为陈、马二人办理了婚姻登记。刘忠辉在双方没有在场、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办理婚姻登记,违反了《婚姻登记条例》的相关规定。对此,巫山县纪委已于2016年8月8日给予刘忠辉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焦点四

  不能证实2001年马泮艳到双龙派出所报过警

  也不能证实双龙派出所民警不作为

  事实上,诉讼时效一直是本案中存在一个重要情节。

  马泮艳称,2001年4月在其二姑父罗元莽(已故)、姑妈马正英的陪同下,到双龙派出所报案,诉陈学生强奸,并到双龙卫生院进行了生理检查,双龙镇派出所警察未予重视而未立案。有法律人士表示,这属于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的“追诉时效延长”的情形,即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追诉期限从犯罪之日起计算;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因此马泮艳的案子中强奸罪追诉时效并未失效。

  对此,《情况说明》做出回应称,经巫山县检察院调查,马泮艳、马正英二人均不能辨认出马泮艳所述的接警民警,且双龙派出所也无报案书证,时任民警均证实未接到报警。通过对时任双龙卫生院相关工作人员进行询问,并查找当时接诊记录,均无法证实该卫生院曾为马泮艳做过生理检查。巫山县检察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能相互印证,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证实2001年马泮艳到双龙派出所报过警,也不能证实双龙派出所民警不作为。

  专家观点:

  “这是个悲剧,但不宜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坦言,这是个悲剧,但是由于案件的时间久远,基本上已过追诉时效且取证困难,故不宜追究刑事责任。

  另一方面,马泮艳为自己讨个公道也是无可厚非的,她也应该获得道义的支持和社会的同情帮助。


文章关键词:重庆 童养媳 道歉
出处:封面新闻(成都)
声明:本网独家内容无授权禁止转载,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转载,如需撤稿请于站点顶部留言。

猜你喜欢

  • 新闻
  • 国内
  • 国际
  • 北京
  1. 本市拟限制一次性用品使用
  2. “新北京人”公租房至少占3成
  3. 北京市发改委卫计委一把手“易人”
  4. 《北京市旅游条例》表决通过
  5. 法学专家呼吁尽快完善我国集体土地征收相关法律
  6. 聊城警方:吴学占等团伙涉黑17人被抓
  7. 聊城警方破获苏银霞、于家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8. 于欢案处警民警被冠县纪委处分: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降级
  9. 官方通报残疾人占道按摩被城管嬉笑戏耍
  1. 法学专家呼吁尽快完善我国集体土地征收相关法律
  2. 聊城警方:吴学占等团伙涉黑17人被抓
  3. 聊城警方破获苏银霞、于家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4. 于欢案处警民警被冠县纪委处分: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降级
  5. 官方通报残疾人占道按摩被城管嬉笑戏耍
  6. 郑州大哥给流浪汉端一碗自制捞面 细心外加三瓣蒜
  7. 流浪汉街头认真绘画引围观 拒绝卖画
  8. 西安流浪汉街头自学手绘 拒绝卖画
  9. 西安流浪汉街头自学手绘 42岁王小明认真绘画引围观
  1. 日本猎杀变异野猪 会主动攻击十分骇人
  2. 日本长野市闹市野猪伤人 山区户外需加强防范野兽意识
  3. 日本发生野猪伤人事件 一度引发民众恐慌哗然
  4. 日本长野车站前发生野猪伤人事件 引发民众恐慌
  5. 北约将加入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
  6. 出动武装直升机菲军警与“穆特组织”交战
  7. 美国防部:空袭摩苏尔致105名平民死亡
  8. 法国再掀改革波澜 马克龙打破禁区?
  9. 希腊前总理帕帕季莫斯因邮件炸弹受伤
  1. 本市拟限制一次性用品使用
  2. “新北京人”公租房至少占3成
  3. 北京市发改委卫计委一把手“易人”
  4. 《北京市旅游条例》表决通过
  5. 法官调研涉未成年人教培纠纷:涉案均为中小型培训机构
  6. 河北广宗公安局破获一起涉嫌故意杀人案 嫌疑人喝农药自杀未遂
  7. 大型银行年内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
  8. 陕西一学生被同学用斧头砍致重伤二级
  9. 老字号香粽热卖 北京稻香村每天手工制粽12万个